暫別或永別.我們在奇萊北峰【2/4】


2014083002.jpg



前一天的成功山屋很舒服,總共只有七個人。秉謙睡在他四年前的老位子,我們也樂得一起睡在底層。傍晚雖然下了一陣雨,最低溫大約還有8到9度,整體來說並不算特別冷。

第二天的單攻行程雖然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必須早起,然而在成功山屋早早就寢,疲勞消除不少,精神還不錯。考量同隊的Eason有輕微的高山反應,要上升600公尺的高度到稜線會有風險,請他在山屋先休息,我跟秉謙兩人單攻。

是說一開始我跟秉謙就在溪谷花了點時間找路,出發時還點亮頭燈,等找到路天色也亮了。之後看到很多花花草草又很難忍住不拍,這段上升稜線的路程雖然沒走得很累,卻因拍攝高山花草多花了不少時間。儘管我們因此沒有足夠的時間前進奇萊主峰,我覺得相當值得。這趟高山行旅無論是暫別或是永別,我都該跟這些熟識的、或是第一次見面的花草說再見,畢竟它們豐富了我的山林視野。唯一可惜的是,沒有辦法全數拍下,更或許有些還會叫錯名字,然而心意無價。

以下是第二天上半段行旅相片。


1.在溪谷路尋尋覓覓。
2014082801.jpg

2.從天黑找到天亮,那就上去吧。

2014082802.jpg

3.看著秉謙上山的模樣,想起剛帶他上山的情景,時光飛逝啊。

2014082803.jpg

4.秉謙開始脫外套,我調整相機背帶長度,反正這一路從一開始就是拖拖拉拉的。

2014082804.jpg

5.

2014082805.jpg

6.小意思,上吧。

2014082806.jpg

7.對面的合歡北峰已經可以看到日出了。

2014082807.jpg

8.路上撿到的菌菇。
2014082808.jpg


9.已經乾枯,大概是某種牛肝菌。
2014082809.jpg

10.走到透空處。

2014082810.jpg

11.當然仰攻的路段還沒結束。

2014082811.jpg

12.奇萊主北的叉路口,走左邊往奇萊北峰。

2014082812.jpg

13.繼續仰攻。

2014082813.jpg

14.虎耳草科,梅花草。
2014082814.jpg

15.龍膽科,玉山卷耳。

2014082815.jpg

16.柳葉菜科,看植株感覺比較像合歡柳葉菜。
2014082816.jpg

17.玉山卷耳。
2014082817.jpg

18.玄參科(列當科)碎雪草屬,多腺毛小米草(台灣碎雪草)。
2014082818.jpg

19.有種古樸蒼茫之美。

2014082819.jpg

20.續斷科,玉山山蘿蔔。

2014082820.jpg

21.這段陡坡有碎石比較滑,上山還好,下山比較刺激。就在秉謙上來後不久,接到隊友Eason的電話,他的高山反應解除,正在上山的路上。

2014082821.jpg

22.光影隨拍,同時給Eason休息與補充熱量的時間。

2014082822.jpg

23.玄參科(列當科)馬先蒿屬,高山馬先蒿(南湖蒿草)。

2014082823.jpg

24.佈滿露珠,一下子還真認不出來。

2014082824.jpg

25.壯闊的山景。

2014082825.jpg

26.桔梗科沙參屬,高山沙參。

2014082826.jpg

27.終於抵達稜線。

2014082827.jpg

28

2014082828.jpg

29.

2014082829.jpg

30.很難不多拍幾張。

2014082830.jpg

31.休息片刻,往奇萊北峰前進。

2014082831.jpg


呼吸著高山上的空氣,尤其是這樣一片的箭竹草原,當下只有神清氣爽。我們沒有揹負重裝,步伐不快,又已經決定只上奇萊北峰,在沒有任何生理與心理負擔的情況下,我們得以用心親近這片海拔3400公尺的稜線,並朝拜十峻之一的奇萊北峰。

待續。

需仁.2014/09/10
評論: 6 | 引用: 0 | 閱讀: 3438
 好文推廣
  • 1 
Jimmy [ 2014-09-13 05:04 網址 ]
說實話,好久沒和行大上高山,也是懷念行大的打呼聲。
哈哈~~
需仁 [ 回復於2014-09-13 16:42 網址 ]
同時也很懷念山林遊子上山的那段時光,行大趕快安排時間上山甩油。
jones [ 2014-09-11 09:39 網址 ]
16.黑龍江柳葉菜

辛苦大家了...前些日子聽行嫂說,打鼾的狀況已經比以前小很多,只要不是太疲勞的話...=.="
需仁 [ 回復於2014-09-11 10:17 網址 ]
之前就是在比對到底是黑龍江柳葉菜還是合歡柳葉菜,感覺植株與葉子跟印象中的黑龍江柳葉菜不大一樣。

說真的,我還蠻懷念行大打呼的聲音。
Jimmy [ 2014-09-10 19:57 網址 ]
四年前的第一晚,底層靠牆邊是我睡的,左邊睡行大,再來是行嫂,接著睡秉謙,但第一晚睡行大身邊實在不好睡,需大應知原因,所以上奇萊主北回來的第二晚就商量換個位子,讓行大睡最牆邊,再來是行嫂,接著是秉謙,我則換到秉謙的左邊,結果還是被行大干擾,睡不太好,沒想到秉謙比我還接近行大,一樣睡的非常舒服,讓我不得不佩服。
需仁 [ 回復於2014-09-10 21:16 網址 ]
秉謙其實不太好入睡,但在山上就不一樣了,五總覺得這個人應該在山上生活,只是要多學點技能。

我是早在10年前的能高越嶺,經過火車與飛機來回的震撼教育之後已然免疫。
  • 1 
 加入書籤